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

鲁克:对一些学者矮化安兰德思想的回应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26

  我曾问过安兰德研究所的执董,亚龙布鲁克先生,他明确说自己不支持特朗普。去年,在客观主义运动的年会上,我听到亚龙布鲁克对安兰德思想追随者们说,对于这两位候选人,你们不愿意支持,不能两害取其轻,你们可以在选票上填我的名字,即使我选不上。

  这正是安兰德主张的的“做人正直”。不能像很多不喜欢特朗普的一些保守派,即使不喜欢,也要选他,背叛自己的内心。共和党里很多人这样含泪选特朗普的人,因有悖于自己的认知,才痛苦。

  无论特朗普本人怎么说,亚龙布鲁克坚持认为特朗普不是安兰德思想的追随者。不过,特朗普胜选后,提拔了很多支持安兰德理念的人进内阁,而且在组阁期间,专门邀请到BB&T银行的前老总约翰艾里森来商议,这是亚龙都没料到的。

  约翰艾里森是亚龙的好朋友,是安兰德的拥趸,这是美国社会众所周知的。他出名,不是因为他银行管得那么出色,而是因为他不遗余力地对安兰德思想的推广,他说正是因为他将安兰德哲学运用到了自己的商业实践,才取得了巨大的成功(见《》)。今天,我不在这里过多的叙述,请读者关注《理性的主题歌》这个公号,以后我会专门写一篇。

  特朗普请艾里森来,当然是做过功课的。而且对于如何美联储的改革,特朗普不得不向他取经,他是唯一一个在金融界呼吁废除美联储管制的银行家,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金融风暴影响,提出不需要政府救助的银行高管。

  特朗普在组阁前,和他谈了90分钟,可以对艾里森的重视,侧面也说明,安兰德对特朗普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当然,他不是客观主义者。安兰德自己也不随便允许人自称客观主义者,她认为很多人只是来学习客观主义哲学的人。纯正的客观主义者,绝对不会是像特朗普这样“骑墙”的基督徒,纯正的客观主义者,绝对不会将贸易保护说得铮铮有词,纯正客观主义者不会对移民有集体主义的偏见,他们通常把人当个体看,不会对人划类别而区别对待,纯正的客观主义者很注重理性和逻辑,不会那么任情绪自由发泄。

  但是这不重要,如果他做的事情与自由原则相反,客观主义者会唾弃他。他身边的人会离开他。我们看到的,或更多的期待是,他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,他能够捍卫资本主义的精神和价值,为商人说话,而不是说一些政治正确的空话。他当选以及他选的内阁,说明安兰德的思想在美国起积极的作用,虽然不大。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理性的行列。

  许纪霖老师看了我的文章,后,自己也发了一篇长文,在开头转抄了我文中的大部分证据,传播安兰德本来是一件好事。不过令人遗憾的是,不仅他没有提到我及我的《理性主题歌》的公号,甚至从负面的角度,评价安兰德和特朗普。

  中国的一些学者和文人喜欢批评安兰德。就我所知,除了许老师还有刘仲敬(阿姨),宋鸿兵,而最近又看到观察者网的文扬也发了一篇檄文。熟读安兰德作品的人,不难从他们的文字,发现他们基本上没有认真读过安兰德的作品。顶多是初略地扫过了她作品的梗概,或看了电影,或者看过英文里和保守派对她的攻击评论,于是,就急急忙忙出来挑战,人云亦云。

  对于,安兰德的作品,你不能把它们当成电影桥段和情节,只看粗浅的剧透。而是要细读里面的对白,而且要经过大脑深刻地思考,她作品中的话没有一句是废话,这也是安兰德语录在英语世界里流行的原因。比如《源泉》和《阿特拉斯》里面没有一句描述是为了让情节起伏,调读者胃口。

  她说自己的写作目的不是为了取悦读者,而是为了把理念融入生命(life),塑造理性人的形象。可以说,这是一种,将哲学理念做一次“道成肉身”的尝试。就如,柏拉图把苏格拉底的哲学融入到对话里,让读者思考,而不是冷冰冰的,概念加推理的空洞无物地,令人厌倦地说教。

  她的作品是超时代的。她两部最畅销的小说都是半个世纪之前的作品。现在还能在畅销榜上。被国会图书馆俱乐部,被硅谷评为最有影响力,最能改变自己人生的书之一。可是,还有一些学者不关心理念的,而是关心,安兰德的私生活如何的糟糕。

  安兰德私生活被人诟病,因为被公开在阳光下。然而,安兰德的感情关系却是坦诚的,既没有“欺骗”,也没我们眼中的彻底背叛,她与情人的关系得到了自己丈夫的同意,是符合自愿和自由的结合原则。当然在现实中,这看起来很奇葩,隐隐藏藏,偷偷摸摸,大家倒不以为怪。

  其实,人类的婚姻到目前面临了多种挑战,大家虽然表面上维护一夫一妻,一男一女的制度,但实际呢,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牺牲自己,忍受着糟糕的婚姻,为了所谓的道德和一点利益委屈求全,有了婚外情不面对,还在欺瞒,苟且度日。安兰德的确犯了一个错误,但只有错误的受害方才有资格进行评判,他有理由选择退出,但他没有。我们不能自以为是地,代入受害者的心理同情安兰德的丈夫,而批判安兰德。

  可是,批评者喜欢舍本逐末,对她的生活说三道四。我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这样,可以抓读者眼球或蹭互联网热度?这样的批评,可能暂时获得了些许点击和流量,但是认真的读者,读了她的作品的读者不会对这些感兴趣的,因为她的私生活与自己无关。不读她的书或没消化就跳出来批评,这样只会自取其辱,只会暴露自己妄言的愚蠢,留下被人贻笑大方的证据。

  如今,独立思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,安兰德的作品销量也越来越好。经常有人告诉我,看到书店她的书卖到断货。要知道,她的书几乎没有什么大咖做过正面的广告,销售只是因为,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口口相传。

  在中国这个没有主见,仰首期待意见领袖们给市面的书一个腰封,好让他们知道热点在哪儿,如何评价。谁的粉丝多,随有知名度,谁说了就对,说错了骂人了也不为过。而高高在上的意见领袖考虑的是,如何炒作,如何吸粉,如何靠粉丝赚钱,如何指挥粉丝攻别人。

  我同时希望,喜欢安兰德的人,也去读一读其他思想家,比如柏拉图,霍布斯,洛克,罗尔斯,休莫,康德等等。经过比较思辨之后,再认同会更好。做评论者,切记不要囫囵吞枣,发表误导他人的文章。

  但田老师同样不了解安兰德的个人主义伦理是什么,她一分为二,或者辩证地看问题,恰恰表示她并不了解客观主义的内涵。至于“误导青少年”,更是无稽之谈,我不仅没有听到哪个孩子,因为读了安兰德的书而堕落的。相反,我认识的一些美国年轻人,读完《源泉》后激情燃烧,非常励志,正气地很。

  田老师在文章中提到安兰德否定福利制度和利他主义,是安兰德政治和伦理主张的精髓。她反对利他主义,不是反对“与人友善”,而是反对“自我牺牲”。她反对福利制度,是反对通过政府通过强制的手段,把别人的钱给到寄生虫的手里。

  社会从来不缺乏慈善的机制,为何要通过强制的手段来实现?为了解决穷困的问题,政府就可以强制地实施福利制度,那么为了社会之“善”,罗宾汉式杀富济贫,打土豪分田地,任何不择手段地帮助穷人,也没有问题。

  但是,英国撒切尔夫人说 ,这种制度(社会主义)最大的问题是把别人的钱花光了,你要帮助穷人,可以自己来嘛,社会上有很多自愿的慈善机构,为什么必要要通过政府强制呢?

  上个世纪,美国总统约翰逊就提出要“向贫穷开战”,大力实施福利制度。几十年过去了,钱花了很多,可穷人还在那里,而且越来越多了。在奥巴马执政的期间,领救济的人达到美国人口的七分之一。福利制度不是有效的手段!

  在哲学的学术界,安兰德被斥为不入流,尚不能和他们所谓的大师比。对此,我想到了安兰德在《源泉》洛克挑战建筑系院长说,“....或许我就是某种传统的开端?”。如洛克一样,安兰德作品是给未来的人,安兰德去世了三十多年,可她在美国社会的影响力还在发酵,丝毫不逊色于历史上任何一位思想大师。当一些经院派的教授还在象牙塔里嘲笑的时候,安兰德的作品已经悄悄地占据了世界各地读者的心。

  关于,田老师对于特朗普的部分评价,我这里就不多说了,留待读者自己思考和评论吧。

  理性的主题歌,本公号旨在继承和传播安兰德强调的理性,希望读者在此有所收获。记住,不要把世界交给你所鄙视的人 !